◎作者:胡萍◎廣西科學技術出版社◎2014年1月出版
  導讀:當我們抱怨應試教育對孩子的傷害時,可否想過,父母可以為孩子做些什麼?孩子學齡前,是否發現並保護好了孩子與眾不同的天賦和學習熱情?知名家庭教育專家胡萍的兒子於2012年考上劍橋大學,作者回顧並梳理了兒子20年的成長之路,其中有作者本人和孩子爸爸正確與錯誤的教育方式;有為了帶著兒子求學、不得不與孩子爸爸分開到異地上學的特殊經歷;有現階段主流教育與非主流教育的對比與思考。作者沒有炫耀自己的教育方式是多麼的成功,而是把自己的成功與失敗、得到與失去、付出與回報、焦慮與幸福真誠分享。
  我絕不要根兒在天堂里才享有快樂,我要他幸福快樂地在人間,在與我同呼吸的每一個日日夜夜裡
  在根兒初中畢業前夕,我們經歷了震驚世界的“5·12”汶川大地震。地震發生那天,我正在河南南陽講課,孟爸剛好在成都陪根兒。經歷了近40秒的劇烈搖晃後,孟爸從我們居住的電梯公寓18樓沒命地逃了出來,因為學校教學樓沒有倒塌,根兒也安全地回到了家,父子倆在大學校園的走道里睡了三天。
  兩天后,我才從河南輾轉回到了成都,家裡書櫃整個倒地砸爛,我的書全部撒在地上。因為居住在18樓,加之房子已經開裂,我們不敢住在家裡,於是到我母親那裡住了一周。在那一周里,我們不斷被餘震騷擾著,曾經兩次半夜從睡夢中驚醒,然後跑出家門。日子過得動蕩不安,根兒不知道什麼時候複課,也不知道什麼時候畢業考試能夠進行,想到根兒已經被深國交錄取,我們決定回到昆明的家。經歷這次地震之後,我們深深地感受到,一家人能夠健康幸福地在一起生活,比什麼都重要!
  回到昆明兩周後,成都的學校複課了,我們放棄了成都的學習和考試,準備8月份直接到深國交讀高中。這段時間里,根兒每天早上到拳擊館練習拳擊,下午4點到離家很近的一家餐廳學習廚藝。晚上9點下班回家後,他會興奮地和我們交流餐廳見聞。每天根兒去餐廳上班的時候,都要在家裡穿戴好廚師服和廚師帽,然後從家裡出發走到餐廳。有一天,根兒回來告訴我:“媽媽,有一個人來問我幾點鐘了,他說:‘師傅,請問幾點了?’哈哈,他們都叫我‘師傅’!”對於別人認為他是廚師,根兒感到異常興奮。根兒享受著生活的美好,這段快樂時光驅散了地震帶給他的心靈陰霾。
  在地震過去後的日子里,電視里播放了北川抗震救災的人物事跡,一位北川中學的女教師,在地震發生後,一直堅守崗位,從倒塌的教學樓里搶救學生,她知道自己上高三的女兒就被埋在離她不遠的一處廢墟里,兩天后,女兒被刨了出來,已經沒有了呼吸。媽媽抱著已經冰冷的女兒,沒有哭,雙眼無神地看著遠方,仿佛看到女兒正在通往天堂的途中,自言自語:“現在她輕鬆了,想怎麼玩就怎麼玩,她太辛苦了,她再也不用做那麼多的作業了,每天可以早點歇息,可以看小說,穿漂亮的裙子,和朋友盡情聊天……”無神的雙眼和喃喃自語時時刺痛著我的心!
  在我的手機短信中,留有這樣一首詩——《孩子,快抓緊媽媽的手》——獻給在四川地震中遇難的孩子們,其中的每一句話都深深地撕裂著在地震中失去孩子的父母的心。
  “孩子,快抓緊媽媽的手,去天堂的路太黑了,媽媽怕你碰了頭,快抓緊媽媽的手,讓媽媽陪你走!
  “媽媽,天堂的路太黑,我看不見你的手,自從倒塌的牆把陽光奪走,我再也看不到你柔情的眸!
  “孩子,你走吧,前面的路再也沒有憂愁,沒有讀不完的課本和交不完的答卷,你要記住我和爸爸的模樣,來生還要一起走!”
  為什麼孩子們去到天堂之後不再有繁重的學業壓力,成為了媽媽們在失去孩子之後的最大寬巍看到這些,流淚的同時我發誓:“我絕不要根兒在天堂里才享有快樂,我要他幸福快樂地在人間,在與我同呼吸的每一個日日夜夜裡!”為此,我慶幸自己曾經拼命地幫助根兒減掉那些做不完的作業和交不完的答卷,我慶幸自己把他帶到深圳上學,讓他能夠享受到學習帶來的愉悅,我慶幸自己盡我所能地讓他感受生活的快樂與幸福!
  到深圳上學的第一個國慶節,根兒回到了昆明。在機場看到他的一瞬間,我感覺到了深國交的魔力:根兒曾經昏暗無助的眼神消失了,他的眼睛里有了快樂自信的光芒;曾經佝僂著的背變得挺直了,整個身體散髮著青春的氣息;曾經抑鬱的臉變得陽光一般燦爛,一臉微笑地向我們走來
  (連載三十一)  (原標題:劍橋男孩成長記)
創作者介紹

北京

ir36irmhe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